必赢亚州手机网站

李诚:不断开创中国特色“大国之治”的新境界——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

国家治理是国家政治属性和政治职能的重要体现,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政治现代化的重要标志。进入新时代,我国现代化进程加快推进,面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和国际环境的风险挑战的增多,国家治理的水平和能力也将经受更多考验,也直接推动国家治理结构和方式的加快转型。同时,作为超大型后发现代化国家,我国国家治理涉及到政府治理、市场治理和社会治理的各领域、各方面、各环节,关系到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人民幸福安康、社会和谐稳定,是一项治理难度大、治理水平要求高、治理风险性强的系统工程。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政治命题,并将其确定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到党的十九大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两个十五年”的奋斗目标,进而到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优势和经验的系统总结、提出重大任务和举措,我国国家治理蹄疾步稳、系统推进、成效显著,充分彰显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制度优势和制度自信,中国特色“大国之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说服力、感召力。《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专门就“完善和发展我国国家制度和治理体系”进行了集中阐述,系统地分析了新时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条件、显著优势、实践基础和现实挑战,对相关工作作出全面部署,提出明确要求,是对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重大理论创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是指导和推进新时代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发展的强大思想武器和根本行动指南。

一、深刻认识和理解全面深化改革与国家治理的内在逻辑关系

改革开放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着眼于全面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安排,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把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开启了以“系统整体设计推进改革的新时代”,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意义。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党和国家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成效显著,主要领域基础性制度体系基本形成,党和国家组织结构和管理体制得到“系统性整体性重构”,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作出更加明确的顶层设计和制度安排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历史逻辑一脉相承、理论逻辑相互支撑、实践逻辑环环相扣、目标指向一以贯之、重大部署接续推进”“要以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主轴”“突出制度建设这条主线”“抓紧就党中央明确的国家治理急需的制度、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新期待必备的制度进行研究和部署”。由此可见,新时代的全面深化改革就是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方向和战略定力的同时,不断解放思想、与时俱进,通过改革不适应时代变化和实践发展要求的体制机制、制度法律,持续增强国家治理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把我国的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治理效能。

在以全面深化改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同时,国家治理的结构性和系统性的改革,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最关键和最核心的内容,为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和党的建设等各项改革平稳有序、协同高效推进提供坚强的政治、组织和制度保证。通过国家制度和治理体系的不断完善,尤其是国家制度供给、制度创新和制度执行能力的不断增强,

不仅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协同推进夯实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基础,而且促使各级党委政府、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广大民众的制度意识和法治意识不断提升,形成社会各界高度的思想认同、制度认同和行动自觉,确保各项改革联动集成、行稳致远,发挥总体效应。

二、坚持和巩固国家治理的中国道路

国家治理是世界所有国家实现现代化的必然选择。但是,不同国家对于治理制度和治理方式的选择在符合社会历史规律的基础上可以也应该存在一定的差异。世界各国的现代化实践和经验教训充分证明:国家治理现代化不等于西方化,更不等于美国化。我国的国家治理现代化改革是以推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为根本目的和根本方向,而不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改弦更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推进改革的目的是要不断推进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赋予社会主义新的生机活力”“我国国家治理的一切工作和活动都依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展开,我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及其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进而强调,“一个国家选择什么样的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由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社会性质、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对此,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进一步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植根中国大地、具有深厚中国文化根基、深得人民拥护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我国国家治理的中国特色不仅体现在区别于西方国家政治和文化道路的政治自觉和道路自觉,而且体现在从中国国情、历史、文化等方面实际出发,通过发挥党的领导的政治优势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举国体制优势,把西方国家办不到、办不好的大事难事办成办好办实。我国近代政治发展历史充分证明,多党竞争、全面普选和三权分立为特征的西方政治模式无法移植到中国,最终只能以破产而告终。

与此同时,我国国家治理的中国特色还表现在新时代转型国家自身的特殊性。一方面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社会转型加速背景下的国家与社会、市场关系的日趋复杂化,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国家和社会、国家与市场等方面不平衡的矛盾日益突出;另一方面在国际局势急剧变动背景下的外部发展环境和国家安全形势面临更多的风险挑战。对于国家治理面临的新特征新挑战新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政协三次会议经济界委员联组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作出了更为深刻的分析,认为我国当前“面临着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所带来的困难和挑战,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经济运行面临较大压力”“面对着世界经济深度衰退、国际贸易和投资大幅萎缩、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国际交往受限、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一些国家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等不利局面”,因此,我们“必须在一个更加不稳定不确定的世界中谋求我国发展”“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面对国家治理的国内国际环境和复杂形势,我们必须保持制度定力和战略定力,“坚持方向不变、道路不偏、力度不减”,以“斗罢艰险又出发”的斗争精神和为民族谋复兴、为国家谋富强、为人民谋幸福、为世界谋大同的初心使命,继续推进全面深化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坚持以国家治理现代化为主轴,坚持以制度建设为主线,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各项决策部署,突出坚持和完善支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着力固根基、扬优势、补短板、强弱项,以制度威力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冲击。

三、发展和完善国家治理的中国优势

“天下之势不盛则衰,天下之治不进则退”。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的最大优势,制度竞争是国家间最根本的竞争。制度稳则国家稳。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体现在我们党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把开拓正确道路、发展科学理论、建设有效制度有机统一起来,既体现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民族特色和时代特色。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系统总结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十三个方面的发展成就和显著优势,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除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外,没有任何一种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能够在这样短的历史时期内创造出我国取得的经济快速发展、社会长期稳定这样的奇迹”。改革开放40年来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和成功经验充分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治理制度是“深得人民拥护”“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改革开放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国家治理的制度优势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成为国家治理效能不断提升的显著标志和重要保证。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GDP占世界经济比重从1978年的1.8%,增长到2018年的16%。居民人均收入分别从1978年的343元、134元,提高到2018年的39251元、14617元,分别增长了114倍和109倍,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持续扩大的中等收入群体。40年来,我国累计减少贫困人口7.4亿,贫困发生率下降94.4个百分点,对全球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谱写了人类反贫困史上绝无仅有的伟大奇迹。与此同时,我国建立了包括养老、医疗、低保、住房在内的世界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超过9亿人,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居民预期寿命由1981年的67.8岁提高到2017年的76.7岁。事实胜于雄辩,真理自在人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好不好、优越不优越,中国人民最清楚,也最有发言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体现了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保障和改善民生、增进人民福祉,走共同富裕道路”,显示出具有“坚持改革创新、与时俱进,善于自我完善、自我发展,使社会充满生机活力”独特魅力。

新时代,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国家治理,不断彰显中国之治的制度优势,要在坚持和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这一“准星”的基础上,正确认识和理解国家治理体系与国家治理能力两方面内容的内在关系。国家治理体系是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国家治理能力是运用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是国家治理的一体两面,二者是一个有机整体,相辅相成。其次,按照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战略目标、决策部署和工作要求,突出起四梁八柱作用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制度的统领地位;加快研究和制定国家治理急需的制度、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新期待必备的制度;强化制度执行力,加强对制度执行的监督;加强制度执行者(干部和群众)的素质教育和素质建设。除此之外,还要立足本土化、全球化、时代化的新要求,既要积极吸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蕴含的治国理政的思想精华,又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批判性借鉴人类政治文明(包括西方国家)的有益成果,做到“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四、积极拓展“中国之治”参与和引领全球治理的新空间

从中国特色“大国之治”的世界意义来看,不仅打破了自苏东巨变以来的世界格局中的“华盛顿共识”的神话,而且为世界上广大发展中国家独立自主实现本国现代化提供了中国经验。2008年2月,“软实力”概念的提出者、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曾面对媒体指出:“中国的经济增长不仅让发展中国家获益巨大,中国特殊的发展模式和道路也被一些国家视为可效仿的榜样……更重要的是将来,中国倡导的政治价值观、社会发展模式和对外政策做法,会进一步在世界公众中产生共鸣和影响力”。“历史终结论”的提出者、美国学者福山面对中国的崛起,主动修正了自己原来对于世界政治格局的看法:“中国模式的有效性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人类思想宝库要为中国传统留有一席之地”。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进入新世纪,我国经济发展速度持续加快,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先后超过西方七国中的六国,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并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同时,广泛参与和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新格局的构建之中,发出中国声音,传播中国力量。在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气候变化、朝核危机、非传统安全威胁、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等全球性问题中,中国不仅伸出援助之手,主动承担大国责任和义务,而且积极贡献“中国之治”的智慧和经验。尤其是通过“一带一路”、“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多元化国际和区域互动机制不断加强与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交流与合作,推动构建共商共建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2017年12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由世界各国近300个政党和政治组织的领导人参加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郑重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党”,“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

展望未来,中国特色“大国之治”的前行之路虽布满荆棘,但前景广阔。2004年英国《金融时报》曾撰文指出:“世界正在合着中国的节拍翩翩起舞,未来不再是世界如何改变中国,而是中国如何改变世界。”面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光明未来,中国道路必将越走越宽,“中国之治”必将旗帜高扬。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可以预期,随着全面深化改革向纵深推进,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必将在国际竞争中赢得更大的比较优势,展现出更为旺盛的生机活力”。同时,在全社会尤其在青少年中,加强制度自信教育,不断创新话语体系,提升与世界文明对话的传播能力,面向海内外讲好中国制度的故事,不断增强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说服力和感召力。

李诚 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

来源:学习强国-云南学习平台

(审核:朱锐勋)

(编辑:任成斗)
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必赢官网手机登录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