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州手机网站

李曦淼 杨永琴:让“枫桥经验”在农村基层战“疫”中彰显治理本色

作为我国基层社会治理的典型经验,“枫桥经验”是有效处理民间纠纷,积极应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产生的新变化,推动农村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力量。当前我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取得显著成效,乡村基层组织和党员干部主动担当、积极作为,在推动农村疫情防控和春耕生产有序开展中贡献了关键力量。在疫情防控的关键转折阶段,将“枫桥经验”基层社会治理优势转化为疫情防控能力优势,在对“枫桥经验”的践行中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基层疫情防控格局,对于农村基层疫情防控成效的持续巩固,维护乡村和谐稳定的社会局面具有积极意义。

以人为本,打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枫桥经验”由人民群众的智慧凝结而成,在人民群众的治理实践中发展完善,并始终以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服务目标。这让“枫桥经验”具备了天然的群众路线属性和极强的基层适应性:既能够将党和国家的社会治理举措转化为人民群众好理解、易上手的治理实践,让治理的成效惠及全体人民;又能够充分发挥人民群众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主体作用,让治理的实践与基层社会最为突出矛盾问题实现密切贴合。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打赢疫情防控这场人民战争,必须紧紧依靠人民群众。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是疫情防控的根本目的,全民参与战“疫”则是疫情防控阻击战能否打赢的关键。我国农村地区较为突出的医疗基础设施和服务能力短板问题,农村居民“大散居、小聚居”的居住格局,以及日益频繁的农村劳动力务工外流现象都从客观上增加了疫情防控监管的难度。要切实长效地做好农村基层的疫情防控工作,就应当在对“枫桥经验”的践行中落实疫情防控责任,汇聚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筑起疫情防控的坚固防线。

一方面,要在农村基层民众中树立起“全民战疫、人人有责”的责任主体意识。“枫桥经验”高度重视人民群众在社会治理中的主体地位,作为当前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疫情防控更需要以人民群众为核心。要充分调动起广大民群众的疫情防控参与热情,将本土的治理经验同疫情防控现代手段相结合,在流动人员监控、自我防范意识及防护能力提升、村庄环境清洁消毒、群众心理疏导调适、恢复发展农业生产等方面贡献智慧和力量。

另一方面,要让“枫桥经验”在疫情防控中的实践中成为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追求的重要体现。社会的和谐稳定是人民群众美好生活追求的重要内容,也是“枫桥经验”的本质目标。但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成为了横亘在人民群众追寻美好生活道路上必须要跨过的一道障碍。发挥“枫桥经验”在农村疫情防控中的积极作用,就是要让人民群众对防控疫情蔓延即是维护自己的美好生活形成明确认识,并在对疫情防控工作的积极主动践行中实现对美好生活需求的自主满足。

多元共治,构筑起群防群控的人民防线

由基层党组织、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民间组织等农村基层自治组织所共同构成的社会治理力量是“枫桥经验”的存在根基,也是其在经历近60年的实践和发展后依然具备顽强生命力的关键。通过充分调动各方面力量形成社会治理的强大合力,“枫桥经验”有效提升了社会治理的效率;通过激励多元主体对社会治理的参与,“枫桥经验”的实践也能够以人民群众熟知和易于接纳的方式展开,在降低社会治理成本的同时也提高了治理水平。

习近平总书记在武汉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时指出,要做好深入细致的群众工作,把群众发动起来,构筑起群防群控的人民防线。作为基层社会最为基本的治理单元,农村基层自治组织是人民群众参与社会治理、发挥治理能力的主要载体,也是群防群控思想最为重要的实践主体。然而农村地区自治群体虽然众多,但能够在基层社会治理中发挥实效的却是少数。要筑起疫情群防群控的新屏障,就必须大力彰显“枫桥经验”的多元共治理念,激发农村基层自治组织在疫情防控中的自我治理作用,创造农村疫情防控“攥指成拳”的新局面。

一方面,要坚持党对农村基层疫情防控工作的集中统一全面领导。党建引领是“枫桥经验”的政治根基,开展疫情防控的多元共治,不仅要充分发挥层党组织的服务功能,更要将党的领导贯穿于农村基层自治组织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各个方面和全部过程。既要动员广大基层党员干部在农村战“疫”斗争中坚定意志、锤炼本领、无私奉献,积极主动参与抗击疫情的各项工作;也要在同基层自治组织的共同战“疫”中体现基层党组织的示范引领作用,通过广大基层党员干部的以身作则、率先垂范,激励基层自治组织和人民群众在疫情防控中听指挥、齐行动、勇争先。

另一方面,要在疫情防控中将基层自治组织的治理资源实现有效转化。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贡献治理智慧、提供治理方案、开展治理实践是“枫桥经验”所独有的治理优势。要使新冠肺炎疫情在农村基层防得下、控得住,就应当在疫情的群防群控中增强不同治理主体的参与感和成就感。既要深入挖掘基层自治组织在社会治理参与中的有效做法和成熟经验,结合农村基层疫情防控实际,在治理理念和方法的适应性转化中满足疫情防控需求;也要在农村疫情防控中为基层自治组织提供更大的实践和容错空间,激励基层自治组织集思广益、敢于探索,在思想的解放中创新和丰富农村基层疫情防控方式、手段。

营造氛围,在疫情防控中推动基层善治

及时发现基层社会新生矛盾,集中有效力量将矛盾问题化解于萌芽阶段,是“枫桥经验”最为显著的治理特征。营造和谐稳定的社会氛围,培育亲善和睦的社会风气,则是“枫桥经验”作为社会治理长效机制的核心要义。通过对社会力量的广泛动员,“枫桥经验”为各治理主体治理能力的提升提供了有益实践平台,使其在应对基层社会矛盾时更加“善于治理”。而通过对社会和谐、人民向善治理目标的强调,“枫桥经验”为各治理主体参与社会治理树立了的明确价值取向,使其在对善治思维的坚持中实现“以治成善”。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冠肺炎疫情,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在对疫情的抗击中践行“枫桥经验”,既是对“枫桥经验”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能力的检验,又是对“枫桥经验”能否借疫情防控这一契机,在向基层治理善治目标实现上迈进一步的考验。疫情防控措施的有效实施避免了新冠肺炎疫情在我国农村地区大范围传播的可能,但人民群众对防控行为不理解、对防控要求不服从、对防控信息不信任等现象也屡见不鲜,在滋生潜在社会矛盾的同时,也对基层社会治理提出新的挑战。在疫情防控中推动基层善治,就是要将善治理念同疫情防控相融合,以善治实践助力疫情防控,在农村基层疫情防控中达成善治目标。

一方面,要将“善于治理”的追求贯穿于农村基层疫情防控工作之中。疫情的全球蔓延让农村疫情防控工作随之出现新变化,在农村疫情防控中产生的社会矛盾也有了一定程度的积累。要让疫情防控成效得到长期巩固,并将农村基层疫情防控工作持续深化发展,就需让善治理念在农村基层疫情防控中得到更为充分的体现。既要在对疫情的善治中建立起高效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让各自治组织在对现代治理体系的融入中不断提升治理能力,使其“善于治疫”,更要“擅于解难”;也要开展形式多样的疫情防控知识技能培训和矛盾纠纷化解经验传授,让各治理组织能够全面熟知和掌握现代疫情防控知识和社会治理方法,让基层自治组织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能担当、敢作为。

另一方面,要将“以治成善”作为农村基层疫情防控的最终目标。将疫情在农村基层的影响降到最低是疫情防控工作的根本目标,但从长远来看,在疫情防控中推动“枫桥经验”的适应性转化,对于通过不断增强“枫桥经验”有效应对农村基层新矛盾、新挑战的能力而达成善治的目标也具有积极意义。既要全面吸收、领会当前疫情防控工作中产生的有益思想与方法,肯定各基层自治主体在疫情防控工作取得的成果;也要准确把握疫情防控工进入新阶段后工作重心和社会矛盾产生的新变化,在既有疫情防控成果基础上推动疫情防控工作和社会矛盾化解方式的创新,维护农村基层和谐亲善的良好氛围。

李曦淼 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民族和文化教研部讲师

杨永琴 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研究生部讲师

来源:云南网

(审核:朱锐勋)

(编辑:任成斗)
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必赢官网手机登录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