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亚州手机网站

王国忠:不可一日无茶的民族

如果用比较通俗的语言来描述藏族的特点,依笔者之拙见,可以概括为“四个特别”——特别能歌善舞、特别善良虔诚、特别勤劳淳朴、特别好肉爱茶。要全面阐释和解读这“四个特别”,难度确实不小,每一个“特别”都可以至少写一本专著。笔者在此只概略谈谈其中“特别爱茶”的问题,探讨藏族与茶叶之间的特殊关系。

 

以茶为主食

据统计,全世界有2000多个民族,但是把茶作为主食饮用和食用的好像只有藏族一个民族,其他民族都只把茶作为饮品进行饮用,没有作为主食食用的习俗。正因为很多地方,茶只是作为一种饮料,不作为主食食用,因而有“茶余饭后”一说。而在藏民家里就完全不一样,由茶水、酥油、核桃泥、盐巴等构成的酥油茶,是藏族群众每天非食用不可的主食,不仅直接饮用酥油茶,而且还在酥油茶里挼糌粑面作为最重要的主食来食用。

由于藏族与茶叶的关系非常特别而且极其紧密,所以很多人说,“藏族人可以三日无食,但是不能一日无茶”。真正熟悉藏族人民生活习俗的人都知道,很多藏族同胞不只是一天不能没有茶,而是顿顿不能没有茶,喝茶尤其是喝酥油茶不仅成为他们日常生活里每天都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而且已经成为他们生命里天天不可或缺的一个必备要素。

 

药食兼用的茶

为什么我们藏族与茶叶会有如此紧密的特殊关系呢?前因后果,各种说法很多,其中相对比较一致的说法是:“一日无茶则滞,三日无茶则病”。也就是说,藏族人一天不喝茶,身体就会瘀滞,就会滞涨,就会难受;三天不喝茶,就会生疾,就会得病。我自己虽然是土生土长的藏族,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爸爸妈妈都是地地道道的藏族,但是自己很小就在学校里上学,参加工作迄今近40年又在各类学校和县州(市)省等三级党政机关任教任职,吃穿住行等生活习惯已经与汉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因而基本没有“一日无茶则滞,三日无茶则病”的感觉。但在我的老家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很多人尤其是年纪稍长一点的中老年人,一顿没茶就觉得不舒服,一天没茶就会感觉身体不适甚至精神不振,这一情形在我的长辈和亲朋好友中就有不少。所以,过年过节回老家时,我购买带回去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茶品,送给家里的长辈、村里的老人和亲朋好友品尝,他们都非常高兴,有的还如获至宝,舍不得马上喝掉,而是珍藏起来慢慢品尝。

为什么藏族一日不可无茶?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在2018年阅读一本研究云南茶产业发展历史的书籍时,看到了这样一句话:“腥肉之物,非茶不消;青稞之热,非茶不解。”这或者正好可以用来解释藏族生活不可无茶的原因。

藏族同胞大多都生活在雪域高原,海拔高、气候冷,很多地方野花野草很多,但是粮食作物很难生长,即便有些非常耐寒的粮食作物可以栽种,产量也非常低。但是,聪明勤劳的藏族人民创造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种不了庄稼或庄稼产量很低,就利用一望无际的草原和满山遍野的草地,发展牛羊等养殖业,这样就可以有肉吃,而且生活在高寒缺氧的地方,需要食用大量的高蛋白、高热量的食物,大批养殖的牛羊等,正好可以解决这种需要。但是经常大量食用“腥肉之物”,消化吸收又会成为一个大问题,而实践证明,饮茶食茶恰恰可以帮助人们消化吸收“腥肉之物”。

同时,雪域高原很难种植水稻、包谷等粮食作物,只能以特别耐寒的青稞作主要粮食。但是,青稞热量较高,而茶叶则有非常好的清热消毒作用,青稞和茶叶同时食用,完全可以消除青稞的高热对身体健康的不利影响,这叫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天作之合,美妙绝伦。

茶叶,在人类历史上,最早主要是药用,后来主要是食用,现在主要是饮用。大家都知道,茶叶具有降脂、降糖、清凉、解毒等多种药用价值,过去缺医少药,人类最早饮茶,就是作为药用,把茶当作药来喝。当然,现在很多人喜欢喝茶,也与茶叶有很好的保健功能有很大关系,只是现在把茶叶完全当作药来饮用的几乎没有。唯有藏族非常特别、特立独行,藏族同胞喝茶,时至今日,依然还是药用、饮用、食用三大功效兼而有之。

 

共同开辟茶马古道

藏族一天也离不开茶,但其生活的区域一般不产茶。为了解决既要喝茶又无茶树这个非常现实而又特别突出的问题,藏族人民与其他很多兄弟民族一道,开辟了享誉全球的“茶马古道”。

中国藏族居住的地方周边尤其是东部和东南部的云南、四川等地,都盛产茶叶。其中,云南的茶叶不仅产量高、品种多,而且品质特好、口感极佳。中国是世界茶树的原产地和世界茶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而云南又是中国茶树的原产地和中国茶文化的发祥地。唐代至近代,把云南临沧、普洱、西双版纳、保山、大理等地采制的茶叶,用马驮到西藏等地区去销售,返回时又驮着牛羊皮、毛织品等高原特色产品到内地销售,就形成了现在被称为“茶马古道”这一非常有名的经济走廊。有了“茶马古道”,广大藏民要喝茶但是本地又种不出茶树的难题,就迎刃而解。

 

 天路入云端

“过去是走着进去,后来是滚着进去,再后来是飞着进去,现在是睡着进去。”很多人用这四句话来形容进藏交通的巨大变化,非常形象通俗而准确。所谓“走着进去”,就是说过去千百年间,进藏只能靠骑马和步行,走着进去,走着出来,不仅非常遥远,而且极其艰辛,很多人把命都丢在了雪域高原的路途上。所谓“滚着进去”,就是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在百废待兴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修通了多条进藏公路,人们可以坐着汽车出入,只是路面和路况都不太好,不仅非常颠簸,而且晴通雨阻、时通时阻,所以叫滚着进去,随着汽车轮子滚着进出,虽然与双脚步行相比,有了巨大的飞跃,但是千里迢迢,翻山越岭,依然非常不容易。再后来有了机场,就能腾云驾雾飞进飞出了。现在又有了被很多人称为“天路”的进藏铁路,自然可以买卧铺票睡着进出了。在可预期的不远的将来,还会有高铁,速度会更快,用时会更短,感觉会更好,舒适度也会更高。正因为如此,用马驮茶的“茶马古道”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越来越多的茶叶,越来越好的茶品,通过公路、铁路、飞机源源不断地从祖国各地运往雪域高原,藏族人民天天喝上香飘四溢的酥油茶早已没有任何问题。


王国忠 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一级巡视员

来源:《云南日报》,2020年09月12日,07版

(审核:朱锐勋)

(编辑:任成斗)
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必赢官网手机登录
Baidu
sogou